我想現在的社會,未來的主人翁就是缺少這樣的教育,正面的教育,而不是寵。

當父母的人也可以思考一下,用什麼方式教育孩子,打罵也好,但要教到小孩變成不作姦犯科的好孩子為止,那怕一千遍、一萬遍的叮嚀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有一個好父親

邰智源

台灣的「模仿天王」邰智源演出任何知名人物都唯妙唯肖,加上說、學、逗、唱、主持無一不精的本事。問他表演是一種天分,還是後天努力的結果?

他笑說:「都不是,是我的父親給我的教育太好了,讓我很早就懂得『從心所欲,不逾矩』的道理。」

小時候,我算是一個很有家教的小孩,碰上長輩一定會說:「李伯伯好」、「謝叔叔好」…這些都要歸功於我父親的教育方式。

他教孩子從來都是私底下好好說、殷殷勸,從來不在外面打給人家看。

比方說,小時候我很頑皮,老是在院子裏拿竹掃帚追人打,父親就說:「智源,我們出去散步一下。」

走到外面,確定四下無人,父親才說:「智源,跟你商量一件事,剛才那件事……」他和顏悅色,沒有半點責備的意思。

我愛問東問西,想說什麼,就說什麼,父親也都讓我自由表達。

比方說,我覺得父親人長得帥,簡直像劉德華;我的母親人長得胖胖的,實在只能用「可愛」來形容,心理就嘀咕:奇怪,我怎麼沒遺傳到父親的優點呢?

有一天,我指了指母親抱怨說:「爸,你長得這麼帥,我怎麼跟媽一模一樣『難看』呢?」父親聽了直笑,母親有點氣,說:「你這孩子,像我有哪裏不好?」我想,也對!

我的母親人雖然不美,但她念北一女時家裏窮,輟學養家多年,後來靠自己念完高中、空中大學,又念了日本近畿大學法政學系函授班,她是個法學士耶!

童年的幸福,真的一輩子都忘不了,家裏除了父母,還有可愛的老奶奶、叔公、叔叔、奶奶逃難時撿到的孩子,每個人都很疼我。父親要養一家人,還讓我念私立薇閣小學。

那兒校風好,學生上課都背四書五經,老師會設計很多玩樂、尋寶遊戲,寓教於「樂」,所以我每天一早6點就起床背書、看書,拿了好幾次第一名。

到了叛逆期,父親最常提醒我的一句話就是:「不要把我當爸爸,把我當成你的朋友,什麼都可以跟我商量。」

上了國中,果然問題多了,那兒有不少「歪瓜劣棗」,一開始我經常被欺負,功課越來越壞,開始學會抽菸、打架、賭博。

我還記得,我偷了父親一根雪茄,躲在房間內吸,聽見母親上樓敲門,馬上把雪茄藏到床底下,母親聞到了菸味,追問我,我硬是說:「沒有。」

她生氣了,撂了句:「等一下跟你爸講。」小孩抽菸在家可是大忌。到了晚上,我聽見父親的腳步聲,母親向他告狀。

他打開我的房門,看我躲在床上矇頭,把我搖起來,擠擠眼,示意不要出聲,轉頭大喊:「我、在、教、訓、他、哪!」然後就小聲說:「好好睡覺了。」

他坐在床邊,看我睡了,才靜靜地走開。事後,他才找一個私下相處的機會,嚴肅地說:「以後不可以這樣子哦!」

當時我沒戒,一直抽到27歲,後來看了我師父蓮生活佛的書,才知道吸菸的廢氣會堵住七重脈輪,妨害修行,二話不說就扔了菸。

父子同心,父親那年67歲,也戒了菸。更有趣的是,可愛的老奶奶抽到快90歲,同年也把菸戒了。

上國中的時候,我的確變壞了。當時的我愛玩、不念書,看到親戚念海軍學校,一個月可以領2萬2千元(新台幣,下同),心想:當「學生」也可以領錢?太棒了,

就報考了軍校。沒想到,有一年我碰上學長整學弟的歪風。他們知道我吸菸,放話要教訓我,一個相識的學長想解決這件事,我們在談判時,他出手打了我,我就抽出刀子抵抗,刺中了他的大腿,事情於是鬧開了。

出了事,校方打算以「暴行犯上」把我送交軍法審判,我被關禁閉長達1個月。

父親來探監﹏隔門上的小洞抓我的手,說:「你放心,我一定救你出來,男孩子不可以哭。」我「嗯」么一聲,其實,我後悔、害怕極了。

幸好校長饒了我,讓我開除走人,總算逃過坐牢的惡果,但父親卻必須幫我賠上17萬5千元。

犯了這麼大的過錯,父親還是沒責備我,只說:「我們好好考慮一下,以後你想做什麼?

要不要乾脆介紹你去中央印製廠當電腦排版工人,一個月4萬元也不錯喔。」

我想了一下,小聲告訴父親,我想念書,父親便拿出錢來,讓我去補習班補了1年。

那次的轉變,讓我回到童年時代作個「讀書人」的快樂。

隔年,我考上國立藝專,之後當完兵,參加了製作人王偉忠的《青春大對抗》錄影,緊接演了《連環泡》、電視劇《包青天》(獲金鐘獎最佳男配角獎)、《施公奇案》、

《啞巴與新娘》等,接接演八大電視台的《主席有約》、中天電視台的《全民亂講》、《全民大悶鍋》(獲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獎)和《全民最大黨》,如此一路走紅到現在。

我感謝我的父親,他老人家一輩子以為我榮,不管我好也罷、壞也罷。我結了婚,生了兒子,現在同樣也為人父,卻少了他的耐心。

有一次,我的兒子見了我父親不肯問候,我氣得打了他一下,父親和小時候一樣,把我拉到一旁,問我:「智源,我們商量一下,你為什麼打兒子?」

我說:「他沒禮貌!」父親嘿、嘿笑了兩聲,說了一句:「是你兒子對我沒禮貌多,還是你對我沒有禮貌比較多?」我一時尷尬得不知如何回答。

父親很嚴肅地告訴我:「小孩子不乖,你要好好教他,教不聽,再教一次;教不聽,再教一次;有一天,他一定會知道的。現在你打了他,是你不耐煩,不是他不懂。

他遲早會懂的。」唉!我的父親真是讓我汗顏。我不就是他口裏說的,教了一百遍、一千遍,永遠的「好孩子」嗎?

父親前2年過世。我永遠不會忘記他臨終前拉我的手說:「很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。」

當時,我怔住了,整顆心揪在一起,我想不起來我為我的父親做了什麼,只記得當年在考慮要念書還是要當工人時,他認真告訴我的一番話,他說:

「你只要不作奸犯科就好,做什麼都無所謂。」我不敢說自己工作做得多好、讓父親多有面子,但我肯定自己有一個好父親;未來的日子,也會努力做一個好父親。

No Money No H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